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246天天好彩正版资料大全 > 调色板 >

缤纷普罗旺斯 上帝的浪漫调色板

发布时间:2019-07-18 05:30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当小P提出这次境外旅行计划的时候,“普罗旺斯”毫无悬念的率先闯到我的脑海里。这是一个始于我少女时代的梦,一个紫色的梦,浸染着薰衣草的神秘香气。

  而现在,连自己也不敢相信,梦已成真。抽象的梦境变得具体,更多了法国南部悠长的阳光,鲜花锦簇的乡村小屋,金黄的向日葵, 还有广阔的葡萄园……

  出发,梦想走进现实,并不那么容易。计划了很久,从一年前就开始准备护照签证,预订酒店安排行程,临到执行的时候还是错漏百出。临行前一天才预订好火车票多掏了不少钱,出发到机场才发现忘记带驾照只得改签第二天的航班,而第二天因为旺季的关系航班爆满差点没坐上飞机。

  按计划原该坐头天傍晚的航班,次日凌晨抵达巴黎,行李寄存在凯旋门附近的酒店,就可以四处转转。结果还在路上就听说航班爆满,后舱早已超售,我们手头的两张内部折扣票能否上飞机真是前途未卜。最后到了机场,小P一拍脑门儿,竟然不见了驾照,也不知道是忘记带还是丢在了出租车上,这就意味着南法的四天旅游计划得全盘推翻。无奈,只能打道回府。

  失望、愤怒裹挟着我,明明出发前按着物品清单和他一一核对过,却还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。我侧头对着窗外,一句话也不想说。小P更加沮丧,知道这时怎么说都不对,干脆一个人在旁边唉声叹气。不知过了多久,他低低的说,“对不起,老婆。我答应把你好好带出去再带回来,都没有办到。”

  我的心里顿时酸酸的,小P不是一个天性大方的男人,可是他总是希望给我最好的。办不到的时候,他是这样自责,充满了挫败感。于是我不再气了,作势掐住他的脖子,恶狠狠的说,“现在你这个聪明人,可有把柄在我手里,看你以后还敢说我笨。”

  第二天下午的航班,同样爆满。多亏了机长的帮忙,总算挤了上去 ,还是公务舱。虽然少了一个白天,但是一种失而复得的喜悦让我完全不在乎了。等到坐在公务舱可以完全放平休息的舒适座椅上,我更是充满了惊喜,和对即将展开的旅途的满心期待。飞机上看了《憨豆先生的假期》,非常应景。

  抵达,抵达巴黎戴高乐机场已是巴黎时间下午五点,我们转来转去没有找到攻略上讲的免费巴士,倒是找到了地铁站。自动售票机只能识别带芯片的信用卡,以前我跟小P提过,但是他说他地铁票多的是不需要买,所以我也没有再理会。结果却发现小P手上的地铁票只能在市区换乘,坐不了从机场到市区的RER B线,需要额外买票。

  只能去柜台排长龙,我正排着呢,小P捏着一把硬币喜滋滋的过来,原来他找到一个专门兑换硬币的机器,可以去售票机上买票了。

  终于坐上了去市区的地铁,小P拿着小抄,指着我整理的攻略说,“不对呀,我们预订的酒店在凯旋门附近,怎么这里说坐到卢浮宫下左拐5分钟到。凯旋门和卢浮宫可是离得挺远的。”于是我们又纠结了。

  旁边一个法国女人虽然听不懂我俩用中文讲些什么,但是从我们茫然的表情看出是遇到麻烦了,主动用英语询问我们是不是需要帮助。于是小P和她用都不太地道的英语勾兑起来,遇到讲不通的地方,又是在路牌上比划又是拿出手机指指点点。我在一边看的好玩。

  这是我们接触的第一个法国人,显然给我们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。友善亲切, 和后来我们遇到的大多数法国人一样,为自己居住的地方感到自豪,像鸟儿爱护自己的羽毛一样,爱护自己家乡的名誉。

  不知道是那个留言的客人写错了,还是我抄错了。我们最终确定坐到凯旋门站下车,从5号出口出来拐个弯儿,就到了我们预订的酒店。

  酒店从外面看起来还不错,不过房间逼仄狭小,卫浴设施也比较简陋。不过作为过渡一晚的酒店也就罢了,胜在地理位置好,离地铁站和凯旋门都不过10分钟的步行距离。阿维尼翁(Avignon)

  翌日清早去香榭丽舍大道买墨镜,然后赶回酒店退房,坐地铁到巴黎里昂火车站,搭中午十二点半前往阿维尼翁TG车站的列车,正式展开我们的普罗旺斯之旅了。

  火车票越早订越好,临行才去网上订的车票大概多花了100欧不止。找到自己的车厢费了一点事,不过总的来说还算顺利。确实是普罗旺斯的旅游旺季,火车也基本坐满了人。邻座的乘客早有准备,摸出一袋又一袋零食充作自己的午餐。我和小P才惊觉少算了一顿午饭。好在酒店的早餐都是实打实的培根、熏火腿,都还不饿,就算省下了。

  3小时左右车程,窗外是法国农村的田园风光。大片的农田,散布其中的小乡村,和村子里冒出头的教堂尖顶,都飞掠而过。看看窗外,翻翻小说,打个盹儿,时间就晃过去了。

  一下车,普罗旺斯明晃晃的阳光就透过车站的玻璃棚顶挥洒进来,赶紧摸出新买的墨镜带上。这里的日照长且强烈,不准备好防晒是行不通的。

  车站对面就是租车的一溜小棚屋。车子自然也是在国内提前预订好的,比现场预订要便宜不少。摸出公证好的驾照,很快办好手续,提到了我们的车子 。没有要租车行的GPS,又省下不少白花花的银子。事实证明,国内下载的手机导航配合车子原装的导航已经足够。

  我们预订的酒店是网上前辈推荐的一家家庭式旅馆,从TGV走路过去也不过十分钟。自带卫浴厨房,锅碗瓢盆刀叉一应俱全。毗邻家乐福、欧尚等大型超市,非常方便。放好行李我们就驾车前往阿维尼翁老城了。 跟着导航开远远看到一段古城墙就知道到了。找停车的地方找到阿维尼翁另一座火车站----阿维尼翁中央车站(Gare D’Avignon Centre) 门口的停车场。这是以前的老火车站,各式慢车都将在这里停靠。 车站对面就是老城的南侧入口,建于十四世纪的老城墙保存完好,城墙、城垛和城门均由长条石砌成,一如它所承载的历史般厚重。

  城门内正对着是一条宽敞的林荫大道,树荫下一排红色的餐馆,不论是这里的本地人还是游客,都喜欢坐在街边,就着阳伞和树荫的遮蔽用餐或是喝一杯饮料。

  后来的某天,我们在这里用了一顿晚餐。吃了法国鼎鼎有名的海鲜大餐,生蚝,大虾,螃蟹,海螺,只用白水简单的灼了一下,铺在冰上 满满的一大盘。味道我说不上来,地道的美食家都以食材的新鲜和原味论优劣。而我只是一低端小吃货,以我被川味麻辣炮制的舌头来讲,还是重口味的香辣虾更合心意。隔壁一家四口要了双人份最贵的一套,整整三大盘宝塔一样端上来,引得他家小女儿连连惊叹。

  道路的另一侧,是游客咨询中心(tourist office),在这里可以领到免费的地图,以及买到阿维尼翁主要景点教皇宫和断桥的联票 。这条大路叫共和国大街(Rue de la Republique),是阿维尼翁的主干道,贯通南北,而路的最北边就是教皇宫和断桥。当然,这些都是后来才摸索清楚的。而第一天,我们一进门就被右边的尖屋顶古建筑圣.玛尔菲阿尔寺院(Temple St-Martial)给拐进一座美丽的庭院。

  绕着右边走了一大圈,我们终于走到老城的中心地带钟楼广场(Place de I’harlogo)。顺着长方形的广场,一溜儿露天咖啡馆一字排开,另一侧是市政厅(Hotel de Ville)和歌剧院(Theatre)。市政厅门口的广场空地上常常有杂耍艺人在这里表演。

  这些艺人的表演大多相当专业,穿着体面,并不给人轻视之心。我遇见巴黎地铁站里一个吹萨克斯的白发老头,西装革履一副绅士派头。歌剧院门口阶梯上坐满了年轻男女,看一个年轻男子,兀自低头弹奏钢琴。这样居无定所的生活一定很艰辛,但是他们坚持这样游荡,以艺术爱好谋生,这也许需要无比强大的内心吧。

  走到这里,我实在走不动了。而且天色渐晚,普罗旺斯并不像我们想象中那样炎热,一旦太阳落山,温度骤降,再加上大风,夜里会很冷。于是我们决定去取车,回宾馆加件衣服再来。

  这一次我们直接把车停在北门内安静的小巷里,到了晚上只要有空位就可以免费停车。

  北门外,是一小片薰衣草田。这是我来普罗旺斯第一次看见成片的薰衣草,心情莫名的激荡。

  隔着薰衣草田和绕城公路, 圣贝内泽桥(Pont St-Benezet),也叫阿维尼翁断桥,横卧在静静流淌的罗纳河(Rhone)上。身边车流如梭,它兀自沉睡。被河水冲毁的残破桥身,也丝毫不影响它的美感。夕阳坠的很快,一点明媚的天光很快就被橙色的余晖给吞噬掉了,而那点余晖更快的隐入了黯蓝的暮色。几只水鸟在断桥上一圈圈盘旋,低低的鸣叫,不肯归巢。 我们放下相机,坐在河畔堤岸上,久久不发一语。

  “真美。是不是。”我终于忍不住叹了一口气。小P点点头,抱着我,又静静看了一会儿。然后起身向教皇宫走去。

  顺着老城内的石子小路向上行,刚穿出狭窄的巷道,乍一抬头看见一个开阔的广场,和恢宏的建筑群,真的有点惊着了。

  广场的左侧是多姆圣母院大教堂(Cathedrle Notre-Dame des Dome) 。相比右侧的教皇宫来说,圣母院要简单的多,更像是一座高台。下方是耶稣受难像,几个天使蹲在他脚下祈祷。十字架上方是高高矗立的金色圣母像,灰蓝的天幕下,她低头俯视的神态,柔和的裙裾,远远的看着,也能感觉到她是这样的柔美和端庄。

  突然想要靠近一点,于是沿着迂回的石阶向上爬去。 爬到高台的右侧时,抬头仰望,这个角度刚好感觉圣母正凝视着我。温柔的,祥和的,她向我微微摊开双手,仿佛怜悯世间所有的苦难,宽恕世间一切的罪恶。我没有宗教信仰,但此刻心境却莫名的平和。

  广场右侧的教皇宫(Palais des Papes),与其说是一座宗教意义上的圣堂,倒更像是某部魔幻大片中古堡的形象。十四世纪,为了躲避派系争斗,当时的教皇在国王腓力四世的支持下,由罗马迁都到阿维尼翁,修了这座教皇宫。 哥特式痩削的尖顶,在诉说谁高傲的寂寞。一座座高耸的塔楼,是谁在仓皇的瞭望。坚固的围墙,是在抵御谁内心的脆弱。空空如也的宫殿,是谁张开贪婪的手,以上帝之名四处搜刮,最终由任它们如握不住的砂砾,一一流走。

  这里的白天很长,接近夜里十一点,古老的城镇才完全被沉沉的夜色笼罩。小镇的居民回到各自家中安然入睡,游客渐渐散去。只剩下街角几盏路灯默默挥洒一片昏黄。

http://bayliedog.com/diaoseban/660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